王毅访问中东六国 中国外交进入“中东时间”意味啥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王毅今起访问中东六国,中国外交进入“中东时间”意味着什么?

  中国外交“步伐”与中国国势、世界局势紧密相连。中国与中东关系或迈上新台阶。


  继中美阿拉斯加对话、中俄桂林会谈后,中国外交“时针”又指向“中东时间”。

  3月24日至30日,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将应邀访问中东六国——沙特、土耳其、伊朗、阿联酋、巴林、阿曼。

  这也是今年以来继走访非洲五国、东南亚四国之后,王毅对中东地区的一次集中访问。

  分析人士认为,中国外交“步伐”与中国国势、世界局势发展紧密相连,宜将此访置于疫情危机叠加百年变局的大背景下来观察,中国与中东关系或将迈上一个新台阶。

  上升

  最近一段时间,因疫情而沉寂的国际舞台又恢复“久违”的热闹。美国高官造访亚洲、中美在阿拉斯加会谈、俄罗斯外长访华、北约外长聚首布鲁塞尔……

  中国外交也非常活跃,王毅的行程可谓排得满满的,几乎无缝衔接:与美对话、接待俄外长来访,现在又要踏上中东之旅。

  一连串外交活动接踵而至,再加上中东地区的敏感性——能源“渊薮”、地缘政治要冲、大国博弈场,中国外长在此时访问中东自然引发关注。

  有评论认为,当美国“拉帮结派”联手盟友加大施压时,中国也在寻求与伙伴“抱团取暖”抗衡美方。但也有观点指出,全球范围的外交活跃为大国合作解决中东地区问题提供了难得契机。

  在两位曾出使中东国家的大使看来,王毅此访可以放在疫情危机叠加百年变局的大背景下来观察,既展示出中国对中东地区的一贯重视,也反映了中东在中国外交版图中的地位进一步上升,中国与中东的关系将由此迈上一个新台阶。

  中国前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认为,王毅对中东六国进行集中访问体现了中国对该地区的一贯重视。

  “在不同历史阶段,中东都是中国重要的战略依托。因为发展中国家是中国的外交基础,而中东又是发展中国家集中之地。”吴思科说。在新中国成立初期,中国与埃及建交为中国打破国际封锁奠定基础;改革开放之后,中国与中东地区在能源、市场、劳务承包等方面密切合作,双方良好关系为中国发展创造良好环境,也在能源保障上发挥重要作用;进入新世纪,双方关系提升到新水平。特别是2004年中阿合作论坛建立,2013年“一带一路”倡议问世,中东已成为中国“大周边”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眼下,美国与西方国家联手打压中国,特别是在新疆等涉我主权、安全的核心利益问题上抹黑中国,中东国家尽管与新疆存在密切的宗教、文化联系,却旗帜鲜明地支持中国。“在中国面临特殊外交环境的情况下,这份支持弥足珍贵。”因此,王毅在这一时机出访对巩固中国与中东地区国家的关系,夯实中国外交基础——重视与发展中国家关系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指出,近几十年来,中国与中东关系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。上世纪70年代,中国在中东问题上比较超脱,基本不介入地区纷争;到90年代,随着中国经济迅速发展,中东地区成为重要的石油供应者,中国与中东的经贸联系日益紧密,但仍较少介入地区冲突;2013年,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提出后,基建合作规模可观,双方关系更为密切。现在,中东不仅是石油供应者,也是“一带一路”重要参与者,中国也为该地区矛盾与冲突的政治解决做出贡献。

  “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叠加疫情危机后,世界力量对比格局发生重大变化。阿拉斯加对话显示出中美双方谈判姿态与过去有很大不同,中国第一次平视美国,这是中美建交40年来前所未有的。在此背景下,中国对中东地区采取什么政策,在外交上会有总体考虑。”华黎明说,王毅在赴阿拉斯加参加中美对话、去桂林与俄外长会谈后直奔中东,说明中东在中国整体外交中的地位明显上升,中国对中东的重视程度增加。中国会借这次访问机会,推动中国与中东关系上一个新台阶,扩大中国在中东的“朋友圈”。而从访问非洲到东南亚再到中东,也反映出中国外交与中国国势、世界局势发展紧密相连。

  两位大使还指出,中东不完全是大国角力场,其实也为大国合作提供机会,有助于化解地区矛盾和冲突。比如反恐、维护地区稳定、保障能源通道安全等,大国之间存在利益契合点。“若能摈弃冷战思维、零和思维,大国在这一地区能找到沟通对话的空间”,吴思科说。

  华黎明表示,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也谈到伊朗核协议及核不扩散问题,而王毅访问中东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伊朗问题,中美在这一问题上有合作空间。

  看点

  扫描王毅此次访问的中东六国,可谓各有看点。

  其中,沙特、土耳其、伊朗均为地区大国。

  曾担任驻沙特大使的吴思科说,沙特虽是与中国最后建交的阿拉伯国家,但是两国关系发展迅速,可谓“后者居上”。中东变局发生十年来,沙特在阿拉伯世界的影响力不断上升,与中国关系也在持续发展。近年来,两国合作领域广泛,已从能源、基建扩展到安全层面,在人权问题上也相互理解、支持。在共建“一带一路”上,双方还成立了最高级别合作委员会。下一步如何推动高科技、新能源等领域合作是双方共同努力的方向。

  土耳其因其横跨亚欧大陆的独特地理位置成为“一带一路”的最重要节点,也是共建“一带一路”的亮点。吴思科说,中土关系中,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,在民族、宗教问题上如何加深相互理解,尊重对方关切。两国在打击民族分裂主义、极端主义、恐怖主义上也需要加强沟通与协作,这可能也是王毅此访会涉及的内容。

  伊朗作为地区大国,与其他国家相比颇为特立独行,也是王毅所访国家中唯一反美的中东国家。

  由于王毅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6年访问伊朗后,对伊朗进行正式访问的中国最高级别官员,伊朗之行为此尤受瞩目。德黑兰对王毅的访问也表示非常欢迎和重视。

  在华黎明看来,这次访问意味着中国与伊朗关系预计会有重大发展。过去,中国同伊朗发展关系或多或少会受美国影响,特别是中美关系相对稳定时,中国会顾及美伊敌对关系而约束自己与伊朗走近;如今,随着中美关系的嬗变,对于美国提出的无理要求,比如对中伊贸易进行长臂管辖,中国可能不再理会。中伊在经济合作、支付问题上可能会采取新做法。“在政治、经济、贸易等各领域,中伊关系可能会摆脱美国制约,向前走得更快。”

  此外,阿联酋、巴林、阿曼三国也各有特点。

  华黎明表示,阿联酋虽然地狭人稀,但是与中国关系之密切不输于其他中东国家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比如阿联酋是第一个单方面对中国公民旅行实行免签的海湾国家,也是第一个接受中国疫苗境外Ⅲ期试验的国家。此外,两国在石油开采、港口建设方面也合作紧密。

  巴林与沙特是盟国,对沙特依赖度高,外交随沙特起舞。阿曼与中国关系虽然不如阿联酋热烈,但是双方始终保持友好关系,且平稳发展。

  契机

  对于王毅此次中东之行的议程和目的,中国外交部已划出重点。一是双方将深入进行战略沟通,推动落实习近平主席同各国领导人达成的重要共识;二是促进中国构建新发展格局和各国重大发展战略对接,支持地区国家抗疫和经济社会恢复发展,推进高质量共建“一带一路”,探讨双方互利共赢合作。三是,将就地区事务特别是热点问题同对方交换意见,为维护中东和平贡献中国智慧。

  “战略沟通”一词引起华黎明的关注,“这在过去不是很强调,而现在放在第一位”,说明由美国主导中东的传统格局发生变化,一些中东国家不再一味对美国亦步亦趋。此次,中东国家特别是美国盟友在新疆问题上“反美挺中”的表态就是明证。

  吴思科认为,强调“战略沟通”显示出在百年变局引发国际与地区力量组合发生巨变的背景下,中国与中东国家的关系在原有基础上有了新的提升。双方关系已提升至协调处理国际事务、推动国际秩序更加公平公正发展,“成为推动国际格局变化的建设性促进力量”。

  两位大使表示,对接发展战略、共建“一带一路”也是王毅此行一大重点。

  吴思科指出,在对接发展战略上,中国与地区国家有很多契合点,比如与沙特、阿联酋在新科技、航天领域、新能源等方面合作前景广阔。在共建“一带一路”上,中东地区是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重要环节,是陆上与海上的交汇点,中东国家是天然的合作伙伴。

  未来,在继续合作抗疫的同时,如何有序推进“一带一路”重点项目复工复产预计也会在访问中有所讨论。

  还有一大看点是磋商解决包括伊朗核问题在内的地区热点问题,并为此贡献中国智慧。

  此前,王毅已经提出搭建多边对话平台的建议。具体而言,就是对于伊朗核问题之外的其他地区安全问题,可在维护全面协议前提下,搭建一个海湾地区多边对话平台,通过集体协商管控矛盾分歧。

  “这体现了中国在处理棘手问题时的理念和智慧,即先易后难、逐步推进。”吴思科说,王毅此访是推动建立这个对话平台的一次实际行动,有利于地区局势走向缓和、稳定。

  华黎明表示,与欧洲国家提出的邀请土耳其、沙特参与磋商伊核问题相比,中方提出的多边对话平台建议更现实,也更受欢迎,有助于解决中东国家彼此的矛盾分歧,也便于沙特与伊朗谈叙利亚、也门问题。

  两位大使指出,在处理中东事务上,中国具有外交上的独特优势,比如沙特与伊朗恩怨很深,一直缺乏互信,但是中国与两国都保持良好关系,便于劝和促谈。基于中国这一独特地位,华黎明认为,王毅此行不仅会与伊朗讨论伊核问题,还会同沙特、土耳其交换看法。此外,预计还会协调伊朗与沙特关系,为两国关系缓和做出中国的贡献。

  总之,吴思科认为,王毅此访对于推动地区对话、挽救伊核协议是一个契机。

责任编辑:祝加贝

来源:新浪网